2007年5月1日星期二

鬼故事~第十二个木头人 (二)

二,血腥气

晚上大家照例讨论白天发生的事情,胖子说:“那个女生怎么会死在教室里呢?好多人都说她中邪了。”我问阿标:“这像中邪死的吗?”阿标不说话,瞥我的那个木头人好几眼。“你还是把它扔了吧。”他说。我说好,明天。阿标很认真的跟我说:“今天就扔。”我看他,还有其他人的表情,然后拿起木头人,打开窗户扔了下去。  我们寝室是四楼,下面是垃圾场。我仿佛听到一声闷响。


第二天本来是星期日,我早上醒来的时候兄弟们还没起床。伸了个懒腰之后,我愣住了。对面,书架的上面,那个木头人在对我笑。“阿标!”我拼了命的把他喊醒:“你看看,那个木头人又回来了!”阿标一睁眼,看到我手里的那个木头人,半晌说不出话来。“怎么办?”我正跟他说着,屋里胆子最小的大虾就喊起来了:“你们看,那个木头人,多像小狼啊!”怎么可能,那明明是个中年男人。我正想争辩,木头人就在眼前,一霎那我也傻了。那木头人的面目真的变了,不仅变成了一个年轻人,而且面貌竟有三四分像我。天呐!阿标叫我去打一盆水来,把木头人放进去。  我们刚刚放好,木头人的身体里就渗出臭气冲天的黑色黏液来,咕咚咕咚的水泡过后,那盆水渐变成暗红,跟那个死去的女生的血一摸一样。“完了,这是非常厉害的邪灵。”阿标说,“我没有办法对付他,小狼,你自求多福吧。”

话虽这么说,下午阿标还是出去了,我知道他是去查书想办法,因为临出门的时候他再三叮嘱我一定要在寝室里等他,不到他回来千万不要采取行动。有这样的朋友让我很感动,同时我也很害怕,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在冥冥中企图吸取我的性命。晚上胖子没自习,留在寝室里陪我,我们都诚惶诚恐,但一晚上什么也没发生。只是,阿标没有回来。向他们家打了个电话,他根本没有回家。我开始着急,想了各种办法找他,后来留守寝室的黑子跟我们说,医院来电话了,阿标在那里。是车祸,他还没有恢复神智。医院的人给我一张纸条,是阿标被送进来时还紧紧攥着的,那好像是一本书上撕下来的一条,上面只有一句话:“在一个清晨,我捡到一个木头人。”  “他还说了些什么没有?”我问护士。“他?一个劲儿的说‘捎’,‘捎’的 ,叫我们把这张纸条捎给什么人,幸亏他在纸条背后写着你的名字,否则我都不知道给谁。”

我叫胖子他们不用陪我,自己一个人去了图书馆。图书馆的李老师对我一向热情,我没费什么劲就知道阿标昨天看的是哪几本书了。我拼命的翻那些书,可上面的内容让我失望。李老师看我着急,好心说:“不好找吗?对了,昨天李标同学还在拐角那个旧书架翻了好久呢!”我问老师旧书架那边都是些什么书。她说:“都是些旧书了,乱七八糟的,也有文革时抄家抄到的,本来早就该处理掉,可我还是觉得有点可惜,就留到现在。学生们要是想看那些书都是随便拿,不用留记录的。”果然全是旧书,连手抄本的“一只绣花鞋”都有,我正感慨老师收破烂的兴致,忽然发现我身边那个女生手里的书似乎缺了一条。“同学,那本书给我看看好不?”那个女孩抬起头来笑着说:“你也爱看这种书?”我说:“随便看看了。”她就把书递到我手里,“看吧,不过看完以后要记得还给我,我有很重要的用处。”那本书叫做“怪谈”。阿标手里的纸条果然是用刻刀从上面割下来的。那是一篇叫做“不死传说”的怪谈,上面用第一人称记录了一个离奇的故事。那句“在一个清晨,我捡到一个木头人”是故事的开始。

故事里说得是一个女生捡到一个木头人,从而发现一个不死秘密的故事。“每隔十二年,校园里就会出现十二个形状各异的木头人,谁要是把它捡回去,木头人就会逐渐变成他的样子,等到木头人变得和那个捡到他的人一摸一样的时候,木头人里的邪灵就会把这个人杀死,把他的生命献给自己的主人。而那个邪恶的主人就会利用这十二个人的生命的力量,在人间继续生活下去。”故事继续发展,校园里已经死了十个人。正在无可奈何的女主公人等死的时候,她的男友却死了,她给他收拾遗物的时候才发现,原来男朋友背着她偷偷拿走了木头人。书里写着:“原来破解咒语的唯一办法就是,把它丢给别人”。“正当我以为这一切恶梦都结束了的时候,我的好朋友,也捡到了一个木头人。”我看到这里,故事就没有了,页码到这里也断了,故事本来还应该有一段才结束的。对面的女生这时候用甜甜的声音问我:“你看完了吗?原来你也对木头人感兴趣。”我点点头,把书还给她,她顺手放进包里,然后告诉我她叫小桃,问我要不要一起走。她是个漂亮的女生,我根本不想拒绝。我们自然而然的聊起木头人的事情。小桃说:“那个故事你都看了?每隔十二年,学校里都会死十一个人。从那个故事最后标注的年份到今年,恰好十二年。而我……而我不幸的也捡到了一个。”我安慰她说:“会有办法的。”小桃很懂事的笑笑,分手的时候她脸色惨淡,单薄的身影看我走了好远才消失在宿舍楼前。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