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日星期三

鬼故事~第十二个木头人 (三)

三,不死传说

我一直在想小桃的那句话。每隔十二年,学校里都会死十一个人。”为什么是十一个?有一件事情我一定要搞明白,所以绕了一圈之后我又去了图书馆。没有,这个故事的最后一页被什么人撕下去了,痕迹看起来并不古老,是阿标吗?我去找李老师,问她最近还有什么人对那些旧书感兴趣。“李标,你,还有刚才跟你一起走的那个女生,接着就没有了。”我谢了她,听到她跟别的老师说:“说来也奇怪,咱们楼下的收藏品莫名其妙的丢了一箱。”我心里一动,凑过去问:“什么收藏品啊?”李老师说:“木头人嘛!是一箱子木头人,咱们学校建校的时候不知道什么人送过来的,木头很沉,好像挺名贵的。”我说:“我怎么从来没看到摆出来啊?”另一个我认识的赵老师说:“别提了,那木头人听说挺邪的。”我一脸惊讶的表情:“怎么回事?”  赵老师大概是被我的表情打动,接着说:“那几个东西十几年前在图书馆的展览室摆了一阵子,后来就丢了,丢的那年是咱们学校最邪的一年,一下子死了十一个人,又过了几年有人在图书馆门口的树林里发现了那十二个木头人,开始大家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又摆上了,结果不久就有人发现……那几个木头人已经不是原来的了。”李老师也挺纳闷,说:“什么意思啊?怎么不是原来的呢?”“因为木头人的样子都变了!每一个的面目都变得不同,而且,他们就跟咱们学校死去的那十一个学生和老师的样子一摸一样。”我最想知道的是:“不是有十二个木头人吗?还有一个难道没有变化吗?”赵老师说:“都变了,不过那个木头人变成的那个女生没有死,我还见过呢,活得好好的。”我问:“她是谁,住在哪里?”赵老师想了想:“忘了,她叫……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我在图书馆门口又遇到了小桃。“一天之内遇到两次,咱们也算是有缘了。”我开玩笑的说,她脸色却不好,看着我的眼神愣愣的。我问她:“怎么了?”她一下子扑到我怀里来,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她说:“我要死了,我知道我一定是要死了。”我们两个走到小树林里,她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木头人来。那是一个女生样子的木头人,眉目之间有八九分像是她的样子。“不是越变越像,就会死吗?”她那么泪眼汪汪看着我,就是铁打的人也会动摇,何况我本身就是个心肠软的傻子。我安慰她说:“不会的了,你可以把它扔了。”她说:“怎么可以让别人承受我的厄运呢?”这话让我感动,我说:“你把它给我吧。”她一愣,说:“你怎么办?”我说:“我有办法,不会死的。”她说:“你把它再给别人吗?”我说:“你别担心了,这十二个人里总会有一个是不死的。”她问我为什么,我就把赵老师的故事讲给她听,小桃好像放心了,她把木头人交给我,接着也让我送她回家。不过这一次刚刚道别,她就急忙着上楼去了。真是个心软的姑娘,我也快点走,省得她后悔,要来自己承担这厄运。

阿标还没醒过来。兄弟们也没空去看他,因为我们同一楼的一位学长死了,大家都忙着替他收拾东西和联系家属。我问胖子:“学长怎么死的?”胖子不吭气。倒是子强说:“听说死的很邪。”我还想问,胖子打断他:“子强,你这几天不在,小狼也遇到了麻烦事,你就别危言耸听了。”子强看看我,喉头动了动,仿佛把想说的咽下去了。我知道胖子是为我好,不过有的事情必须面对,而且,我不想这么年轻就完蛋。我知道子强是学生会的,就到办公室去找他。他看见我来了,有点吃惊:“小狼,怎么来这里找我?你不是一向很讨厌跟干部打交道的?”我说这是非常时期,然后拉了他问:“子强,老实告诉我,最近咱们学校究竟死了几个人?”他说:“加上图书馆的赵老师,一共十一个了。”我一愣,子强说:“你这几天一定有什么事忙,都没看校报,死了这么多人,大家都头疼的很。”我问:“你们有没有看到木头人?”子强说:“我听说了,很邪的木头人,最近死掉的同学,很多都捡到过。我听说你也捡到了,是不是捡到了就会死?”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子强叹口气说:“好在这都是猜测,我也捡到了,但也没有事啊!”我大惊:“什么?你也捡到了?”子强点头说:“是啊,昨天我回学校的路上,就捡到一个奇怪的木头人。”“但是我把它丢了。”  我忙问:“怎么丢的?”子强说:“我经过图书馆门口的小树林时,有个女生迎面走过来,力气好大,一下子撞断了我的书包带,那个木头人好像就是那时候掉进了草丛,我也没找。”我问:“那个女生呢?”“撞完我就走掉了,跑得好快呢。”

我觉得自己像个贼。 自习室的桌子上放着那两个木头人,都在诡异的嘲笑我。没错,我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正等待着谁来捡走它们,把它们跟死亡一起带走。不过好久,同学们进进出出,没有人去碰那两个木头人,好像知道它们的不祥一样。中午了,我不知道是安慰还是失望,隔着老远也能看到那个像我的木头人的脸越来越清晰,脸上那抹怪笑越来越可怕,我在怕它,还是怕我?这时候居然走进一个同学来,看打扮气质应该是比我们小一届的学弟。那学弟看样子是想占个座位,但是他看到了木头人,露出吃惊的样子,伸出手去……“慢着!”我从来没想到自己的嗓门这么大,这一声吼几乎把自己给吓着了。学弟更是吓得不清:“我……你……”  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去把那两个木头人抱在怀里,然后友好的笑:“不好意思,这是我的。”学弟开始吃惊,后来一副同情的样子,拍拍我的肩膀:“我知道了,你想开一点。”  我刚要点头,又摇头。他又说:“晓烟的死,不是你的错。”我茫然的问他什么意思,谁是晓烟,接着他就用比我更吃惊的语气说:“你不知道?那你怎么会有她的木雕像,而且还这么惟妙惟肖!”我又发楞,然后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就跑回宿舍。  

宿舍里只有胖子,胖子除了对我表示关心和同情,就是抱怨下个礼拜的考试。“他妈的!”我听到他在铺上翻跟头,破口大骂:“我要是有本事就放火烧了这个他妈的破学校!”哦,哦?我终于知道醍醐灌顶的感觉了。“胖子!”我翻到他铺上大叫:“有打火机没?”他扔给我:“新买的,火儿可高了,你小心点用。”“胖子!哪里能买到汽油?”“校门口的五金店,你要干什么?”我一口气冲出去,后面胖子还在喊:“小狼!你悠着点,我只是说说而已啊!我,我很爱学习的!”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