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8日星期四

第一次亲密接触 (3)


作者:痞子蔡

第三节

晚上在研究室,继续为着论文打拼……
说也奇怪,今晚看到那些熟悉的偏微分方程式,却一直觉得不顺眼……
用几条简单的偏微分方程式来解释自然界的物理现象,就叫科学……
那为什么用天上星宿的排列组合来解释人生,就会叫迷信呢?……
科学应该只是解释真理的一种方法,不能用科学解释的,未必不是真理……
为什么学科学的人,却往往掉入自己所擅长的逻辑的陷阱之中呢?……
那只讨厌的野猫,偏偏又在此时发出那种三长一短的叫声。
上线吧!……反正脑筋已经打结了……程式一定写不下去……
“痞子……终于看到你了……晚安ㄚ……:)……”
终于?这个形容词好奇怪。更奇怪的是,为什么这么晚了她还在线上?……
该不会又是心情不好吧!?……
“是ㄚ……你我相逢在黑夜的网路上……真是有缘……”
学学徐志摩,也许她会觉得我还是很浪漫的。

“痞子……跟缘份无关……因为我是刻意从两点多等到现在的……”
“真的假的?……没事干嘛等我?……”
“我想跟你聊天ㄚ!……不然我睡不着……”
“你得了被害妄想症吗?……非得在睡前受到一点惊吓才睡得着吗?……”
“:)……”
这次的笑脸符号是用全形字打的,看来笑得比较大声……

“痞子……继续中午的话题……那你觉得网路上的邂逅如何呢?……”
拜托……那壶不开提那壶……中午刚被阿泰训了一顿……现在怎敢再讲……
“网路上的邂逅……很……很……很浪漫ㄚ……”
我果然不擅于说谎,昧着良心时,连打出来的字也会抖……
“痞子……你骗人ㄛ……你又不是浪漫的人……”
完了……快要跟阿泰去喝酒了……

“痞子……说说看嘛!……我喜欢听你扯……”
“既然知道我是扯……何苦还要听我扯……”
“痞子……这叫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也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这家伙,别的不学,竟学我喜欢乱用成语。
看看马厩,我只剩下这匹马了。
该据实以告?还是含混带过?我不禁犹豫着……

“痞子……你当机了?……还是在发呆?……”
“嗯……我在思考今天的太阳为何如此之圆?……”
“痞子……别转移话题……我可是等了你一个钟头ㄛ……”
好厉害,连顾左右而言他,这种国民党高级官员才会的技巧也会被识破。
“现在很晚了……我怎忍心为了一己之私,让你听我大放厥词呢?……”
“痞子……拖延战术也没有用ㄛ……”
最后一张王牌也失效,看来只得屈打成招了。

其实网路上的邂逅,的确是很浪漫。
因为浪漫通常带点不真实,而网路并不真实。
所以由此观之,网路上的邂逅是具备浪漫的条件。
“痞子……网路为何不真实?……虚幻的应是人性而非网路,不是吗?……”
话虽如此,但网路由于有很安全的防护措施,所以通常会产生三种人。
第一种人会在网路上突显其次要性格。
一般人应该具有多重性格,而在日常生活处世中,所展现的为主要性格。
次要性格很可能被压抑,也很可能自己本身并未察觉有这种性格。
但在网路上,代表自己的,已不再是血肉之躯,而是一些英文字母。
少了所有的应酬与必要的应对进退,也少了很多利害关系。
于是猪羊变色,反而在刻意或不自觉的情况下,展现自己的次要性格。
“是这样吗?……那第二种人呢?……”

第二种人会在网路上变成他“希望”成为的那种人。
人性千奇百怪,一定会有某些性格是你特别欣赏与羡慕的。
但很可惜,这些性格未必为你所拥有。
于是你会很希望成为拥有这些性格的另一种人。
而网路正好提供这个机会,让你变成这种人。
举例而言,平常沉默寡言的,在网路上可能会风趣健谈。
而害羞文静的,则很容易变成活泼大方。
“痞子……你在盖吗?……那第三种人呢?……”

我没臭盖,这是我一个念台大心理研究所朋友的硕士论文。
第三种人会在网路上变成他“不可能”成为的那种人。
上帝是导演,它指定你必须扮演的角色,不管你喜不喜欢。
而网路上并没有上帝,因此所有角色皆由你自导自演。
于是你很可能在网路上扮演你日常生活中根本不可能扮演的角色。
举例而言,你若是女的,很可能会在网路上变成男人。反之亦然。
或者你已30岁,很可能会在网路上装成17岁的幼齿姑娘。反之亦然。
又或者你明明是恐龙,很可能会在网路上以绝代佳人自居。反之亦然。
“痞子……那你是属于那一种人?……而我呢?……”

我不愿意相信你是第三种人,因为我也不是第三种人。
而由于在网路上第一种人最多,所以你也不是第一种人。
因为你特别。而让特别的你所欣赏的我,自然也有点特别。
所以我们都是第二种人。
“痞子……你很臭屁ㄛ……那如果我们都是第二种人……是好还是坏呢?……”

这不是好与坏的问题,而是应不应该的问题。
我们应该要成为第一种人,而不应该成为第二或第三种人。
“痞子……请继续放吧!……小女子洗鼻恭闻……”

第一种人最真实。
因为他所展现的,还是属于自己的性格。
而且换个角度想,他反而更能挖掘出自己潜在的优点。
例如有很多人在板上写文章后,才发觉自己有当作家的天份。
也有很多人在板上和人开骂后,才惊讶自己的脸皮厚度不输给立法委员。
于是从网路上得到成长。

第二种人最愚蠢。
因为他总是羡慕别人的优点,而忘了去欣赏自己本身的优点。
如果他是柠檬,就应该试着去喜欢酸味,而不是去羡慕水蜜桃的甜美。
因为水蜜桃也可能羡慕柠檬的酸。
“痞子……那么你我都是酸柠檬罗!……这样算不算同是天涯沦落人?……”
酸则酸矣,沦落则未必。
而且两个酸柠檬碰在一起,不也挺浪漫?
“痞子……别又假装浪漫ㄛ!……你果然是希望变成浪漫的第二种人……”
好厉害,这样也会被她抓包。看来她比我酸。

“痞子……My ears will go on……所以也请你go on……”
第三种人最可怜。
因为如果他必须变成另一种他不可能成为的人,才能得到乐趣。
那么无论他能不能得到乐趣,他都无法享受这种乐趣。
而且久而久之,便会得到所谓的“网路性精神分裂”。
他很容易将所有的人际关系与喜怒哀乐,建在网路上。
一旦离开了网路,便会无所适从。

“痞子……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是第二种人?……”
其实也很简单。主要是因为我平凡。
我身材不高也不矮,长相不丑也不帅,个性不好也不坏。
虽然已习惯于平凡,但有时却不甘于平凡。
因此网路便成为我让自己不平凡的最佳工具。

“痞子……可是你刚说你有点特别的……不是吗?……”
平凡加上有点特别,所以是特别平凡。
所以我更希望成为另一种人。

“痞子……那你希望变成谁呢?……”
我当然希望像阿泰一样,浪漫而多情,风趣而健谈。
因为这是我所缺乏的。
“痞子……那我呢?……”

你?我不知道。
你想轻舞飞扬,希望尽情挥年轻,舞动青春。
但如果这只是你无法做到的希望,那么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你即将老去;二是你时日无多。

我想我讲错话了,因为她一直没再传送任何Message过来。
我不禁自责自己的变态,干嘛扯这些东西?
虽说这是我朋友的硕士论文,但他的口试并未通过。
所以一切都还只是停留在唬烂的阶段。
再等等吧!也许她当机了。

记得阿泰有次也是如此,那时他的网友送来一句:
《阿泰……我已经两个月了……》
阿泰大吃一惊,狼容失色。
他说他一直很小心的,不可能出问题。
难道是那种在超市买的买一送一,还附赠激情持久环的保险套出了问题?
幸好后来她又送来一句:
《Sorry……刚刚当机……我是说我已经两个月了……没看到你……我很想念你……》

所以我继续等着。
虽然只等了几分钟,但我觉得好像等了数小时之久。
我很想道歉,却不知从何说起。
直到她传来这句:
“痞子……伊莎贝尔……我们见面吧!……”
我毫不犹豫,轻轻地在键盘上敲下O、K两键。

下了线,天也已蒙蒙亮了。
上次跟她聊天,忘了吃中饭,可谓忘食。
这次跟她聊天,牺牲了睡眠,可谓废寝。
废寝与忘食兼而有之,那么我们应该可以算是有相当程度的熟识了吧!?

虽然已经决定要见面,但我们很有默契地不讨论细节。
更有默契的是,我们都会在深夜三点一刻上线,然后聊到天亮。
都聊些什么呢?
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到时都会有话说。
但一定不是风花雪月。
也不会是曾文惠是否抽过眼袋脂肪,或连战是否又了连方几脚。
当然更不会是林志颖是否混过帮派,或陈进兴的入珠到底有几颗的八卦。

至于姓名,阿泰倒是交待我千万别问。
《因为问了姓名后……你就得记住……以后女友多了……很容易搞混……》
“那你怎么区分这些女孩子呢?……”
《情圣守则第一条……必须以相同的名称呼不同的女人……
因为你对一个女孩子感到兴趣的原因……不会是名字……
而且愈是漂亮的女孩子……愈容易被人问姓名……问久了她就会烦……
所以当你一直不问她名字时……她反而会主动告诉你……》
“她如果主动告诉你名字后……又该如何?……”

《Good Question……》
阿泰赞许似地拍拍我的肩膀,一付孺子可教也的模样。
《首先你得赞美她的名字……形容词可有四种:气质、特别、好听、亲切。
如果她的名字只可能在小说中出现,你要说她的名字很有气质……
如果她的名字像男生,或是很奇怪,你要说她的名字很特别……
如果她的名字实在是普普通通,乏善可陈,你要说她的名字很好听……
如果她的名字很通俗,到处可见,你要说她的名字很亲切……》

《然后你不用刻意去记……因为如果你很喜欢这女孩……你自然会记得……
你若不怎么喜欢……那么记了也没用……》
有点玄ㄋㄟ,听不太懂。
《痞子……因为女孩子若打电话给你……很喜欢让你猜猜她是谁?……
一方面是好玩……另一方面也想测试你是否还有别的女人……
万一你猜错……或根本忘了她是谁……那怎么办?……
所以你一律称呼她们为“宝宝”或“贝贝”就对了……
这就叫做“以不变应万变”……》

阿泰拿出一本他所谓的“罹难者手册”,里面记载着被他征服过的女孩。
《痞子……你看看……这里面的女孩子都没有姓名……
基本上我是用身高体重三围和生日来加以编号,并依个性分为五大类:
“B”为泼辣,“C”为冷酷,“H”为热情,“N”为天真,“T”为温柔……
备注栏写上初吻发生的时间、地点……还有我挨了几个巴掌……
以及当时的天候状况……和她的穿着与口红的颜色……》
太夸张了吧!……这样也能混?……
《痞子……所以我说你道行太浅……天底下绝对没有一个女孩子会相信你能记得初吻
的细节……却忘了她姓名的荒诞事……
即使你此时不小心叫错她的名字……她也会认为你在开玩笑……
于是会轻轻打一下你的肩膀……然后说“你好坏”……》

《痞子……千万要记得……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一下你一定要挨……
然后要说:“对……我实在是很坏”……最好再加上一句:“我是说真的”……
女孩子很奇怪……你明明已经承认你很坏了……她反而会觉得你很善良有趣。
过了这关后……你就不会有良心上的谴责了……》
是吗?为什么呢?
《你已经告诉她实话……又说明了你的危险性……她若要飞蛾扑火也只好由她……
姜太公都已经不怎么想钓鱼了……鱼儿还是硬要上钩……你能有什么办法……》
阿泰说完,双手一摊,一付无可奈何的样子。

《痞子……你不要以为我很随便……所谓盗亦有道……我其实是很有原则的……
我的原则是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易欺骗女孩子……》
我听你在放X,你若有原则,那宫雪花就会是纯情少女了。
《痞子……我再举例来说明我的原则……女孩子常喜欢问我一些问题……
其中最棘手与最麻烦的问题就是:
“你是不是还有别的女朋友?……以及你以前到底交往过多少女朋友?”……》
没错,这两个问题对阿泰而言,都是致命伤。
我不相信他能安全下庄而不撒谎。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我当然老实说我还有其他的女朋友……
而她们的名字都叫“贝贝”……因为我一直称呼我的女友们为“贝贝”……
但问我问题的女孩子,会以为我都是在说她……
于是通常会带点歉意对我说:“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这么好混?我不太相信ㄋㄟ。
《当然有一些比较难缠的女孩子……仍然会不太相信……
这时我就会发誓……而且愈毒愈好……因为我是说实话,也不怕遭报应……》
《至于第二个问题就比较高难度了……我会告诉她:“你先说”……
如果她不说,皆大欢喜。如果她说了,我就会说:
“既然你已说给我,何苦还要听我说”……有时幸运点,可以混过去。
万一她又追问“Why?”……我会回答:“听到你过去的情史,使得爱你的我内心多了
一份嫉妒,也多了一份痛苦。
我不愿同样的嫉妒与痛苦,加诸在我爱的女孩身上”。……
这时应该已经混过去,但如果她就是要我说,我只好说:
“好……我招了……我一直以为在我的生命中,出现了XX个女孩。
但直到遇见你,我才发现这些女孩根本不曾存在过”……》

“阿泰……你这样不会太滥情吗?……”
《非也非也……我这样叫多情……》
“多情和滥情还不都是一样……”
《痞子……这怎会一样?……差一个字就不是纯洁了喔!……
多情与滥情虽然都有个情字,但差别在“多”与“滥”……
“多”也者,丰富充足也。“滥”也者,浪费乱用也。
多未必会滥,滥也未必一定要多。
就像有钱人未必爱乱花钱,而爱乱花钱的也未必是有钱人。
但大家都觉得有钱人一定爱乱花钱。其实有钱人只是有很多钱可花而已。
有没有钱是能力问题,但乱不乱花却是个性问题。……
所以由此观之,我算是一个很吝啬的有钱人……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