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8日星期四

第一次亲密接触 (5)


作者:痞子蔡

第五节

“痞子……那你平常做何消遣?……”
“除了念书外……大概就是电视电影和武侠小说而已……”
“你都看那种电影?……”
“我最爱看A片……”
“痞子……美女也是会人的ㄛ……”
“姑娘误会了……A片也者……American片是也……A片是简称……”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下次一起去看A片吧!……”
大概她的音量有点大……所以隔壁桌的一对男女讶异地望着我们……
而她也自觉失了言……耸了耸肩膀……吐了吐舌头……
“痞子……都是你害的……”
真是的……自己眼睛斜还怪桌子歪……

“那你都不听音乐会?……或歌剧、舞台剧之类的?……美术展也不看?……”
“听音乐会我会想睡觉……歌剧和舞台剧我又看不懂……
美术展除非是裸女图,不然我也不看……而且如果要看裸女,PLAYBOY和PENTHOUSE里
多的是……既写实又逼真……何必去看别人用画的……”

“痞子……你真老实ㄛ……你不怕你这样说我会觉得你没水准?……”
“子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不懂就不懂……干嘛要装懂?……
更何况既然说是消遣……当然愈轻松愈好……又不是要用来提高自己的水准……”

“痞子……你真的是所谓的“一言九顶”ㄛ……我讲一句……你顶九句……”
“哦……那我应该如何?……”
“你应该开始学着欣赏音乐会……还有歌剧和舞台剧……以及美术展……”
“干嘛?……”
“这样我下次才有伴可以陪我去看ㄚ!……”
会的……为了你,我会学习的。
我在心里这么告诉我自己……

“痞子……我们下次也一起喝咖啡……好吗?……”
“等等……你今天说了很多“下次”ㄛ……那下次我们到底是吃饭?……看A 片?……
听音乐会?……看歌剧舞台剧或美术展?……还是喝咖啡?……”
“呵呵……对ㄏㄡ……我怎么也学李登辉一样乱开支票……这样吧!……让你选……”
“单选题还是复选题?……”

“痞子……你想得美唷!……只能选一样……”
“那看A片好了……”
“痞子……你应该选择听音乐会的……因为听完音乐会后……我会想喝杯咖啡……
喝完咖啡后精神很好……就会想看场电影……看完电影后肚子饿了……
就会想吃饭……唉!……我实在为你觉得相当惋惜……”
怎么会惋惜?……我倒觉得很庆幸……
不然一下子做了这么多事……我皮包里的三军将士不就全军覆没了?……

“哇!……惨了……快12点了……我得赶快走人了……”
她看一下手表,然后叫了起来……
“你该不会住在学校宿舍吧!?……如果是的话……已经超过11点半了ㄋㄟ……”
“我在外面租房子……所以不担心这个……”
“那你担心什么?……担心我会变狼人?……今晚又不是满月……”
“痞子……“仙履奇缘”里的灰姑娘到了午夜12点……是会变回原形的……”
“那没关系……你留下一只鞋子……我自然会去找你……”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只好……”
她竟然真的弯下身去……不过她却是把鞋带绑得更紧一点……

推开了麦当劳大门,午夜的大学路,变得格外冷清……
“你住那?……我送你……”
“就在隔壁的胜利路而已……很近……”
走着走着……她在一辆脚踏车前停了下来……
不会吧!?……连脚踏车也是咖啡色的!……
“咖啡色的车身……白色的座垫……像是温合的法式牛奶咖啡……
这是最适合形容柔顺浪漫的双鱼座个性的咖啡了……痞子……轮到你ㄠ了……”

她竟然还留这么一手……难怪人家说“最毒妇人心”。
不过……天助我也……因为我的机车是一辆老旧破烂的蓝色野狼。
“蓝色的油缸……黑色的座垫……像是漂满油污的高雄港海水……
这是最适合形容外表凉薄内心深情的天蝎座个性的水了……”

“痞子……恭喜你……你可以正式开始约我了……”
到了她家楼下……她突然说出这句让我感到晴天霹雳的话……
“晴天霹雳”原本是不好的形容词……但因为我爱雨天,所以霹雳一下反而好。
“明天下午一点……这里见……我的老规矩……你先吃完饭……”
“OK……没问题……我的老规矩……你请客……”

她转身打开了公寓大门……然后再回头对我倾城一笑……
我抬起头……看到四楼由阴暗转为明亮……
我放心地踩动我的蓝色野狼……离开了这条巷子……

※ ※ ※

我精神恍忽地回到系馆,爬到位于三楼的研究室。
今天才知道,一楼到三楼,共有53阶楼梯……
坐在pc前,凝视着空白的萤幕,脑海里同样也是一片空白……
我所受到的训练,只是教我如何分辨亚临界流和超临界流……
至于现实与梦境之分,我不晓得该用那条方程式去判断……

《荆轲!……荆轲你竟然还能活着回来!?……秦王的头呢?……》
幸好是看到阿泰,我终于知道我现在不是在梦境里……
因为我没那么倒霉……阿泰这家伙是不可能出现在我的梦境里的。
《唉!……可怜的痞子……你一定是“惊”了……被她的外表吓死了吧!……》

“嘿嘿……阿泰……我的确是惊……不过是惊喜的惊……而非惊恐的惊……”
阿泰突然放下手中的两瓶麒麟啤酒,露出怀疑的眼神……
《真的假的?……那岂不是一朵鲜花插在……》
我暗运内力,准备当听到“牛粪”两个字时,给他一记降龙十八掌……
《插在一个高雅的花瓶中……果真是英雄美女……才子佳人……相得益彰ㄚ!……》
阿泰果然了得……虽然有张毒辣的嘴巴,但同时还有灵敏的反应……

《痞子……说说看……长得如何?……什么系的?……》
“她念外文……至于长相……大概可以让你的六宫粉黛无颜色……”
《不可能吧!?……自从小萍那一届毕业后……外文系已经每下愈况,后继无人了……
而且在我的辖区内……怎么可能会有我不认识的美女?……》

“阿泰……我想你已经老了……“江山代有美女出,各领风骚好几年”……
美女这东西……就像“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样……一浪接着一浪……数不完的……”
《说得也是……不过我实在不相信成大女生的浪会有多高……》
说真的……我也不相信……套句我的专业术语……成大女生可以“碎波”来形容。
所谓的碎波就是波浪由深海传递至浅海时,由于水深变浅所导致……
因为成大的水深太浅了……所以可算是有名的“碎波带”……

《不过美女也实在够惨……俗话说:“痴汉偏骑良马走,巧妻常伴拙夫眠”……
由此观之……红颜果真薄命也……》
“阿泰……人家说我有才气ㄋㄟ……我们这算是名符其实的“郎才女貌”……”
《痞子……这是应酬的场面话……不要太当真……你又不是我,怎么会有才气?……
照我看来……你们算是“Beauty and Beast”……现实生活版的美女与野兽……》
“我是Beast……那你呢?……”
《我比你少一个a……所以我是Best……》

阿泰竟然处处跟我作对,看来他今晚的约会一定是刀光剑影……
“阿泰……你今天的约会很惨ㄏㄡ!?……”
《喔……你是说B-161-48-34-25-33这个女孩吗?……我挨了她一个巴掌……》
“哈哈哈!……你一定是未经许可,就想吻她……所以才挨打吧!?……”
《不是的……是我得到了她的允许……却还不肯吻……》

※&@#☆……
【注】:这句话即是所谓的十元买早餐,八元买豆干……

《我是说真的……因为我不喜欢她口红的颜色……》
哇ㄌㄟ……连口红颜色也挑……太挑食了吧!
难怪很多人常感叹这世间有些人一无所有……有些人却得到太多……

《痞子……俗话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又说:“兵贵精不贵多”……
所以你算是好狗运……比我幸运多了……》
“可是我觉得我没办法搞定她ㄋㄟ……她有点古灵精怪……常喜欢考我……”
《痞子……你没听说过:“将在谋不在勇”吗?……虽然你无勇无谋……
但有我这个智勇双全的人帮你……你放心好了……不要担心我的能力……》
我担心的……不是你的能力……而是你的个性……

《痞子……别开玩笑了……“朋友妻,不可欺”……我会是那种人吗?……》
你是那种觉得“朋友妻,不欺,朋友会生气”的那种人。
《痞子……别闹了……快告诉我……还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ㄋㄟ……反正就是聊天嘛!……还能干嘛?……
《那她有没有骂你?……》
她干嘛骂我?……我一不油腔滑调……二不毛手毛脚……又不像你……
《痞子……那你要走的路还很长ㄛ!……》
是吗?……我又不是变态,为什么一定要挨骂才会痛快呢?……

《痞子……你有没有听过“爱之深,责之切”这句话?……》
“阿泰……有屁就快放……别老是翘起屁股,然后停顿下来……”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当一个女孩子爱你愈“深”时……
她责备你时就愈会咬牙“切”齿……》
那怎么办?……她今天一直在笑ㄋㄟ……除了我讲A片时……她稍为瞪我一下……
《那还好……聊胜于无……有瞪总比没瞪好……》

我没有告诉阿泰……即使她瞪着我……
我仍然觉得她的眼神里,满是笑意……

※ ※ ※

《痞子……既然你没什么失恋的感觉……那啤酒就不用喝了……》
其实这是我跟阿泰之间的默契,酒确实是失恋时的天敌。
但是失恋程度应该和酒精浓度成反比……亦即愈是失恋……喝的酒愈淡……
不然当你失恋时是很容意酗酒的……喝太多烈酒岂不伤心伤肝又伤身?
所以我常喝酒精浓度最淡的生啤酒……但特殊日子不在此限……
因此中国情人节失恋时可喝高粱……西洋情人节失恋时则喝XO……

《痞子……我们改喝SUNTORY的角瓶威士忌吧!……》
“那这两瓶麒麟啤酒呢?……”
《先冰着……反正过两天你大概就可以喝了……》
“shit!……你那么有把握我一定会失恋?……”
《痞子……我是就事论事……不是做人身攻击……我实在找不出你不失恋的理由……》

阿泰倒了两杯SUNTORY……金黄色的威士忌……跟他衬衫的颜色好像……
“像太阳般金黄色的酒浆……有有角的冰块和酒杯……
这是最适合形容乐观开朗,正直坦率的射手座个性的酒了……”
《痞子……你脑袋秀逗了吗?……》
“sorry!……我这是被轻舞飞扬训练出来的反射动作……
看到有颜色的饮料,就得联想到星座特质……”

《痞子……那轻舞飞扬是属于什么型的?……B?……C?……H?……N?……or T?……》
“都不像ㄋㄟ……她比较像S型……”
《又不是考汽车驾照……那来的S型?……》
“聪明慧黠型……英文叫smart……所以是S型……”
《痞子……不会分类就不要乱分……你如果说是S型……人家会以为是sexy……》
人家?……大概只有你这种思想邪恶的人吧!?……

“阿泰……明天我要和她去看电影ㄋㄟ……有没有什么好片?……”
《问我就对了……最近刚上映的“铁达尼号”……已经造成轰动了.而且这部片子也变
成另一种判断性别的指标了……》
“判断性别?……你在扯啥?……”
《痞子……最近流行一句话……看铁达尼而不哭泣者,其人必不是女的……》
不会这么夸张吧!?……我怎么都没听过?……

《痞子……你不是江湖中的人物……所以这种事你是不会知道的……
“铁达尼号”我已经看了三遍……当然是跟三个不同的女孩子……
包括今晚的B-161-48-34-25-33……昨晚的C-163-47-33-23-32……
还有上星期的T-160-43-32-24-32……她们的第一志愿就是“铁达尼号”……》
“好看吗?……”
《女主角胖了一点……尤其是腰部……不过胸部还不错……臀部也颇具风味……》
“我是问你电影情节……你扯女主角的身材干嘛?……”
《喔!……抱歉……我日本AV片看太多了……而AV片的好看与否……跟情节是无关的……
只跟女演员的身材好坏……长相美丑……与叫声大小有密切相关……
所以浅仓舞、饭岛爱、忧木瞳和白石瞳才会那么有名……》

“阿泰……快告诉我电影情节……别再扯一些有的没的……”
《好像就是一艘船……撞到了冰山……然后开始沉没……有的人大呼小叫逃难……
有的人处变不惊演奏音乐……还有人很倒霉地被铐在船舱里……
然后男主角沉到海底……女主角Rose被救起……还一直活到90几岁……》
“那为什么女孩子看完后就会流眼泪呢?……”
《我也不知道……当男主角Jack松开了手……沉入冰冷的海底时……
电影院里就开始哀鸿遍野……》
Jack?……竟然跟我的英文名字一样……
看来我以前的称叫“深情的Jack”的确有先见之明……

“阿泰……那你都不会觉得心痛吗?……”
《当然会ㄚ!……当老Rose把那颗“海洋之心”丢到海里时……我的确很心痛……》
跟阿泰这种人讨论艺术……我可算是自取其辱了……
《不过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她们看完电影后……一定会问我相同的问题……
那就是:“If I jump,Do you jump?”……》
是吗?……问这种问题,不会太无聊吗?……
《痞子……女孩子最喜欢问这种假设性的问题……但却要求得到肯定性的答案……》
那怎么办?……如果照实回答……岂不自寻死路?
《不会ㄚ!……我都会回答说:“答案是肯定的”……》
你少唬我……照这种跳法……你不是早就得世界跳水冠军?……

《痞子……我只说答案是肯定的……我又没说肯定会……还是肯定不会……
我才没那么傻ㄌㄟ……如果她jump……我当然“肯定”不会跳……》
“阿泰……你又在混了……”
不过如果她真的这样问……你还是可以回答:“当然会”……》
“那岂不是撒谎了?……”
《笨蛋……你心里想的是:“我当然会不只爱你一个”……
这就是所谓的“返璞归真”……到了这种境界……
你便不需要任何甜蜜动听的谎言……也能够达到欺敌的效果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