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30日星期六

第一次亲密接触 (9)


作者:痞子蔡

第九节

我在半夜两点多上线等着等着
收音机传来“The Lady in Red”的旋律
男歌者极负磁性的嗓音在这寂静的夜里更具魅力
当他唱到那句“took my breath away”时痞子上线了
天ㄚ!是歌声的关系吗?我真的感到一阵窒息

我问他网路上的邂逅如何?因为我想知道他如何看待我们之间的关系
他说网路的出现产生了三种人
然后滔滔不绝地阐述这三种人的特色和差异
我静静地看着他传送过来的文字幻想着他口沫横飞的模样
嗯我突然好想看到他:)

他说我们都是第二种人不甘心接受酸柠檬的个性
而想成为甜美的水蜜桃
或许是吧!因为我真的很羡慕小雯敢拼爱冲的牡羊座性格
我轻轻拨弄我的头发在他说出我可能“时日无多”时
我掉落了几根头发

我摸了摸那些掉落的头发全身彷佛被电击
不会的医生说我得的只是慢性病不是绝症
我仍然可以像正常人般地生活
可是我真的可以吗?
尽情地挥年轻,舞动青春真的是我无法做到的希望吗?

我该听妈的话休学回台北吗?
可是回台北后我还能看到他吗?
不我不要我想看他!
于是我学电视上的广告词送给他一句:“伊莎贝尔,我们见面吧!”
直到他送来一句:“OK”

看了看窗外天微微地亮了
黑夜总会过去但我心头的阴影何时才会散去?


发信人:FlyinDance (轻舞飞扬)
标题:1997/12/13
日期:Sat Dec 1323:41:131997

自从上次在线上碰到痞子后我便习惯在深夜三点一刻上线
这算是我们之间的默契吧!
小雯常问我他是谁?我只笑笑地说他是痞子
倒不是因为jht这个没有母音的ID说出来会丢脸
只是他是我心底最深处的秘密我想自私地霸占着:P

我们都聊些什么呢?反正他就是很会掰所以也不愁没话讲:)
我常转述他的话给小雯听小雯说他快可以拿到诺贝尔唬烂奖了:)
可是为什么他都不问我的名字呢?他都不好奇吗?
小雯说我可能碰到江湖高手了
才不是ㄌㄟ痞子不是这种人:~

虽然已经说好要见面但他不提细节我也就赌气不提:(
我是女孩子ㄚ!总不能不学会矜持吧!:~
而且他对我而言就像是一面镜子
我常在他身上看到我的个性尤其是好强这个特质
于是不知不觉地总喜欢处处跟他争强斗胜:P
所以谁也不肯先问对方名字谁也不肯先提见面细节

刚刚在线上看到一篇名为“香水”的小说
我果然是浪漫的双鱼女子
很想学着故事中的女主角在Dolce Vita的香水雨中走过
如果那时他也在身旁一定很甜蜜:)


发信人:FlyinDance (轻舞飞扬)
标题:1997/12/30
日期:Wed Nov 3102:16:381997

在记录今天的心情前得先吁口气试着放松
原本提醒自己11点前要回家的这样我才能及时完成今天的心得报告:)
结果灰姑娘还是无法在午夜12点前回家:P

今天凌晨在线上碰到他时他说他感冒了害我担心了一下
原来是他又在耍痞哼!真是的:(

但他竟然开始暗示我该讨论见面的细节了
我好高兴:)
将近一个月的长期抗战我终于赢了:)

为了小小地惩罚他让我等了一个月之久
我骗他说我长得并不可爱:P
本想继续逗他的直到他说:“同是天涯没貌人,相逢何必太龟毛”
我才答应见他:)

我们约在大学路的麦当劳时间是晚上七点半
好小气的痞子竟然舍不得请我吃一顿:(
小雯说我该迟到个半小时算是对男性几千年的专制做出无言的抗议
我才不要ㄌㄟ我已经浪费了一个月的时间在等待
我可不愿意再多等待一分一秒:)

我穿着去垦丁时的那套咖啡色系的衣裤还有Cappuccino背包
我要带着那天的愉悦心情去跟他见面:)
把单车停在NET店门口然后我慢慢地走到麦当劳

我一眼就认出蓝色的他他不仅全身蓝色连发呆的样子也很蓝色
像是熟识的朋友般我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因为我想看他回过头来时满地找眼镜碎片的模样:)
但他的眼镜并没有跌破我想他一定是吓呆了:P

在麦当劳里我仔细地端详着他
他长得很斯文但笑起来邪邪的
果然有被称为痞子的本钱:)
他讲话总喜欢加上手势好像说话的是他的手而不是嘴巴
咦?在网路上的聊天不也是靠手吗?
因此有一段时间我忘了我到底是置身于网路或是在现实之中?

我们从盘古开天聊到如何治愈狗的自闭症
我很自然地和他谈天说地那种感觉像是在自言自语
因为当我说话时他总是静静地聆听与在意
我也很喜欢今晚见面聊天时的气氛就像坐在沙滩上吹着凉凉的海风
然后诉说着远方渔船的故事一样很平淡也很轻松

但我就是想考他所以我掰出了一套“咖啡哲学”
当我掰完后我又看到了他那蓝色的发呆表情:)
没想到他竟然也能掰出一套“流体力学”
我发呆的样子像咖啡色的吗?

我开始觉得他不是一个虚幻的人
他并不只是存活在虚幻的网路世界里
在现实生活中他依然阳刚而坚强、温柔却深沉、敏感又多变
我也觉得我的防御工事就像是构在沙滩上的城堡
根本经不起海浪的冲击
我在他面前已不再好强因为我彻底认输了
所以我答应了他明天的邀约

嗯离三点一刻还有一个小时还是再煮杯曼巴咖啡吧!
我知道他那时一定也会上线我不想让他失望更不想让我失望:P
小雯说这叫制约反应她说我已经没救了:~
制约就制约吧!反正我心甘情愿:)

※ ※ ※

嗯该用第二人称的“你”而非第三人称的“他”了
因为我决定让你分享我内心最深处的秘密:)

你果然如我预期般地在三点一刻上线看来你也被我制约了ㄛ!:)
只可惜我们下午还得去看电影不然我们又可以像从前般聊到天亮
赶快睡吧!我可不想让你看到我憔悴的模样:~

我在中午12点左右醒来先洗个澡吧!
对女孩子而言饭可以不吃澡不可不洗:P
我哼着歌那使我想起开学那天在工学院路上的轻舞:)
然而当我穿上衣服时我却看到了我右手臂上的红斑

我愣愣地看着那处红斑全身彷佛被冻僵
在解冻后的那一刹那我蹲在浴室里哭了起来
原来过去这三个多月以来我只能在网路里FlyinDance
并不能在现实生活中轻舞飞扬
所以我决定听妈的话回到台北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擦干了眼泪待会你就来了
今天我们要去看电影呢!应该要愉快的
可是为什么要挑铁达尼号呢?我对悲剧一向是没有抵抗力的啊!

今天的天气很好台南的天气一向如此
我把脸蛋藏在你的身后毕竟我已经没有本钱再晒一点太阳了
即使今天的阳光只是轻轻柔柔的。
坐在你的机车后座我可以看到你耳后泛起的红潮
痞子其实我和你一样耳根也会发烫
然而这只有拂过我耳畔的风可以看见
而你绕啊绕的好像在找停车位
但我知道你只是想让我多待在你身后一会

我用发夹绑了个马尾那是因为小雯说我脸型的弧线很迷人
所以我不想让我的长发遮住我的脸
痞子我希望让你永远记住我现在最美丽的模样
因为过了今天我也许就不再美丽了

在排队买票时是我最接近你的时候
我甚至希望我们就这样一直排下去买不到票也没关系
但我的右手臂不时地碰触到你的左手臂
我感觉到我右手臂上的红斑正在冷笑着

在南台戏院内我终于克制不住我自己
我突然发觉我就像Titanic一样即将沉没在冰冷的海底
亲爱的Jack 你又该如何呢?hate?help?hold?
痞子你并不浪漫你不是那种会被虚构的爱情故事所感动的人
除了Jack说了那句:
“Rose,listen to me……Listen……
Winning that ticket was the best thing that ever happened to me……
It brought me to you……And I'm thankful,Rose……I'm thankful……”
这时我才看到你坐直身子牵动了一下眉间和嘴角
痞子你知道吗?我也有同感

你提醒我电影散场了
没错属于我的电影已经散场但属于你的人生还是得继续
痞子不是吗?

但我还是想自私地保留一些跟你有关的东西
我要你在票根上签名痞子你好笨
那是我认输的表示我心里希望你签下你的本名
这样我以后的思念才会更具体如果还有“以后”的话
而且我才会更加确定你并不只是存活在网路上

痞子我终于可以走在Dolce Vita的香水雨中
谢谢你让我体会“甜蜜的日子”的真谛
但很抱歉再见的话我说不出口
而且既然从网路的mail开始就应该以网路的mail结束

距离我第一次mail给你的日子也已经有三个多月了
时间似乎不算短但也不能以长来形容
我们之间的故事是由我起头的所以也要由我来结束
这叫“解铃还需系铃人”也叫“有始有终”
痞子这次我的成语用得对吗?

也许正如你所说的网路虽然迅速,但并不完美
我可以很快地寄给你我的思念却无法附上泪滴
嗯天快亮了
待会再寄给你最后一封mail后我就该走了
现在的你应该正在熟睡吧!


看完她的mail,我的心情又像是坐了一次云霄飞车……
但这次更紧张刺激……因为这台飞车还差点出轨……
我从她的日记里,发现了隐藏在她聪明慧黠的谈吐下……
竟然同样也有颗柔情细腻的心……
我不禁想着……当初她在写日记时……会想到日后有别人来阅读她的心吗?……
或者只是以网路世界里的她为发信人……而以现实生活中的她为收信人?……
又或者是相反呢?……

连续两个星期……我习惯以自我催眠的方式……
去面对每个想起她的清晨与黄昏,白天与黑夜。
我不断地告诉我自己……她只能在虚幻的网路里FlyinDance……
并不能在现实生活中轻舞飞扬……
希望能去掉这种锥心刺骨的悸动。
我也不断地去逃避……逃避pc……逃避任何与咖啡色有关的东西……
把自己放纵在书海中……隐藏在人群里……
希望能逃避这种刻骨铭心的感觉。
但我还是失败了……

因为锥心刺骨和刻骨铭心,都有骨和心。
除非我昧着良心……除非我不认识刻在骨头上的那些字……
我的催眠术才会成功。
但我却是个识字且有良心的人……

原来我并非不思念她……我只是忘了那股思念所带来的激动而已……
就像我不是不呼吸……我只是忘了我一直在呼吸而已……
呼吸可以暂时摒息,但却无法不继续。
所以……我决定去找小雯碰碰运气……

※ ※ ※

那天是1998年1月15日……一早便下起了雨……台南的天气开始变冷了……
是天气的缘故吧!……我按门铃的手一直颤抖着……
“请问小雯在吗?……”
《This is 小雯speaking……May I have your name?……》
“我……我……我是痞子……”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的名字……
jht她不知道……我老爸给的名字她也没听过……只好这样说了……

《Just a minute!……I go down right now!……》
没多久……我听到一声关门的巨响……
然后是一阵急促且匆忙的脚步声……
阿泰有一套在武侠小说里所形容的接暗器的方法……叫“听声辨位”……
像这种类似放盐水蜂炮的脚步声……应该是B型的女孩子……

小雯随便绑了个马尾……而且还没用发带或发夹……只用条橡皮筋……
长相如何倒也来不及细看……因为男生的目光很容易被她的胸围所吸引……
更狠的是……她还穿紧身的衣服……使我的眼睛死无葬身之地……
如果是阿泰来形容的话……他会说那叫“呼之欲出”……

《你就是痞子?……》
她仔细打量着我……满脸狐疑……
“Yes……This is 痞子speaking……”
我学她讲话……也许会让她对我有亲切感……
《她在这里……》
说完后给了我一张字条……上面写着“荣总”……和一间病房号码……
我愣愣地看着她……不过这次的目光往上移了25公分……停留在她的眼睛上……
《在发什么呆?……还不给我赶快去看她!……》
“这是……?……”
《Shut up!……别罗唆了……快去!……还有台北比较冷……记得多穿几件衣服……》

“砰”的一声……她关上了公寓大门……
然后又是一阵盐水蜂炮声……
小雯恐怕不仅是B型……而是B+型……
下次要跟阿泰报这个明牌……让他们去两虎相争一番……

我听了小雯的话……多带了几件衣服……
不过不是因为我担心台北比较冷……而是因为我不知道要去多久?……
我打了通电话给在台北工作的老妹……告诉她我要去住几天……
她问我为什么?……我说我要去找一只美丽的蝴蝶……


待续....